華仲講壇
首頁 | 華仲講壇

知識産權保護的春天真的來了?

《我不是藥神》的電影裡提到一個開發了癌症特效藥的企業,但企業的新藥卻被大量的假藥沖擊而賣不出去,如果所有的創新企業的創新産品都無法賣高價,我們的社會不對創新産品進行保護的話,以後哪個企業還會進行新藥品的創新研究和開發?長期以往,我們國家的企業不開發新藥品,大家得了病都得去外國企業去購買高價的進口藥的話,最終受損的,不單隻是中國企業,還會包括所有的中國的病患者。


加強知識産權保護并不隻是一句口号,而是與你的生活密切相關。你可知道,因為強調知識産權保護,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好,國家對知識産權保護越來越重視,知識産權侵權後果越來越嚴重?不信,請花點時間看看本文,你是否會有同感?


一、你的生活會因為科技進步和知識産權保護變得更加美好嗎?




我出生在70年代的廣州(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齡),讀小學的時候,同學們最常玩的互動遊戲是撲狸狸(追迷藏)、123解放台灣、跳格仔等。遊戲基本上就是一群同學仔放學後跑來跑去,偶而會有同學從香港帶一張偶像的照片、一本《老夫子》或一個“變型金鋼”回學校,就會被同學們羨慕一個星期。看電影就是一年一兩次,帶上家裡的凳子,走上半個小時,集中在大操場看統一投影的黑白電影(比如:定軍山)。讀初中的時候,生活中出現了任天堂(比如:超級瑪麗、魂鬥羅)、遊戲機室(比如:大蜜蜂、街霸)、錄音帶(比如:粵劇《山伯臨終》)、偶像(比如:鄧麗君、羅文),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比如:金星電影院),但電影院是劇院改建,好像普通人很難看得起。讀高中的時候,短短幾年間,錄音帶變成了CD,記得父親一次出差香港,因為我生日,特意給我買了一張原裝的《CD》,我第一次知道了正版和盜版的區别,一張正版CD賣100元,盜版CD賣5元。讀大學的時候,宿舍買了“586”電腦(高大上,可是從286、386、486一路升級上來的),還帶着光盤驅動器,看電影既可以在宿舍看,也可以去學校電影院去看了,生活中還有了LD、VCD、DVD。大約在10年前,我和其他人投資過百萬通過政府招标開設了一家正規網吧,但由于盜版流行、黑網吧衆多,終因入不敷出倒閉了,在網吧旁開設的電影院也倒閉了,估計也是深受其害。




現在,數碼科技日新月異,我以前的德國綠萊相機和柯達膠卷基本不再使用了,一台手機就可随時記錄生活中發生的美好事物。最近一次接觸到CD,是一件香港人走私CD進關被捕的刑事案件需要我們提供法律服務。可見,國家的科技進步,正在不知不覺中改善着我們的生活,我也從一個懵懂少年變成了一個知識産權維權專業律師。大家都在享受着科技進步給大家帶來的福利的同時,但知識産權保護卻還沒有在每一個人的腦海中生根發芽。請你設想一下,如果沒有知識産權保護,現在我們還看着模糊不清的盜版CD,我們還能在IMAX影院一邊戴着3D眼鏡看美國進口大片,一邊喝可樂吃爆米花嗎?如果沒有知識産權保護,拍電視劇的制片人無利可圖的時候,這麼多優秀的電視連續劇(比如:還珠格格)誰去拍?沒有人拍電視劇的時候,我們每年還得搬凳子去大操場看一兩回黑白投影電影可好?


二、國家對于知識産權有多重視?


我們的生活因為知識産權保護變得越來越美好的同時,國家對于知識産權的保護足夠重視嗎?請看看兩個重要的國家領導人對于知識産權的重視程度吧。


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于知識産權是非常重視的。在2017年7月17日,習近平在主持召開中央财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時指出:産權保護特别是知識産權保護是塑造良好營商環境的重要方面。(摘自“人民網”)好的營商環境離不開知識産權的保護,知識産權的保護并不是一兩個公司或個體工商戶私下的事情,而是關系到整個國家的商業環境。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倡導創新文化,強化知識産權創造、保護、運用。(摘自“人民網”)在關系到國計民生的這份重要報告中,習近平強調了創新文化這個關鍵詞,不單隻是創新,還要讓創新形成一種文化。知識産權不隻需要強化保護,還要強化創造和運用,可見習近平對于知識産權的全面重視,知識産權的創造、保護、運用都要得到強化。這是一套組合拳,也讓我們看到了國家對于知識産權保護的決心。




今年的4月10日,習近平在博鳌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時指出:加強知識産權保護。這是完善産權保護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國經濟競争力最大的激勵。對此,外資企業有要求,中國企業更有要求。(摘自“人民網”)習近平說,今年,我們将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産權局,完善加大執法力度,把違法成本顯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懾作用充分發揮出來。我們鼓勵中外企業開展正常技術交流合作,保護在華外資企業合法知識産權。同時,我們希望外國政府加強對中國知識産權的保護。(摘自“新華網”)這是在十九大報告之後,習近平再次把知識産權提高到國際化的維度,加大知識産權的執法力度,顯著加重知識産權的違法成本。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對于知識産權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你知道嗎?




2018年3月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李克強強調:要以保護産權……,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對各種侵權行為要依法嚴肅處理,對産權糾紛案件要依法甄别糾正。強化知識産權保護,實行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摘自“人民網”)侵犯知識産權,不單隻是要按損害賠償,還要懲罰性賠償。在專利侵權中,在難以确定權利人實際損失額、侵權人因侵權所得利潤額、專利許可使用費的時候,一般由法院來酌定侵權賠償數額。李克強強調的懲罰性賠償數額,就是對于惡意侵犯者進行嚴懲的緊箍咒。


在今年8月28日會見世界知識産權組織總幹事高銳時,李克強說:中國将采取更嚴格的知識産權保護制度。産權保護是市場經濟的基石。在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大背景下,在發展中國家轉型升級過程中,保護知識産權可以說是更加重要的産權保護,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必然要求。當前世界各國都在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發展中國家如果不依靠創新幾乎沒有可能實現轉型。保護知識産權就是保護創新、保護創新人才的熱情,這對國家發展乃至世界文明的進步都具有重要意義。李克強說,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當前正處于經濟提質升級的關鍵階段。“中國将采取更嚴格的知識産權保護制度,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對強制轉讓知識産權的行為,發現一起懲處一起,對侵犯知識産權的行為一經查實将加倍嚴厲處罰。”李克強說,“這不僅是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融入世界經濟的緊迫需要,也是中國經濟實現轉型升級、向高質量發展的内在需求。”(摘自“中國政府網”)


看來保護知識産權,對侵權行為進行嚴懲,可不是紙上談兵說說而已,而是真刀真槍動真格的事,我們國家領導人從上至下對于知識産權的保護的決心全國人民都是有目共睹的。


三、侵犯知識産權,後果嚴重嗎?


談到這裡,你知道知識産權維權的成本嗎?如果我告訴你,以前我們進行知識産權維權的時候,無論是權利人還是律師都是低于成本,靠情懷在堅持的,你信嗎?我給你簡單算一下,作為知識産權權利人的企業,首先需要發現侵權線索,發現線索的過程就需要支付調查人員的差旅費和工資,全國調查平均下來一般一件侵權産品的調查費用需要1000-3000元。然後,公證員要對侵權行為進行公證存證,這就會産生公證費和購物費,一般一件侵權産品的公證費用也需要2000-3000元(不同地區收費不一)。最後,向侵權者進行索賠的過程中會發生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一般律師費和訴訟費合計在5000-8000元。這其中如果還計算一下權利人企業法務人員的工資攤分的話,一件侵權産品維權成本無論如何不會低于8000-10000元。因此,10000元的維權成本,如果法院對于侵權案件的判決是在10000元以下的話,每個10000元以下的判決無論是對于維權的權利人還是對于維權的律師來說都是低于最低成本價的。但是在某些時候,判決金額僅有可憐的幾百元、幾千元。有一些做生意的朋友曾經開玩笑說,如果在一個國家,對于侵權人來說,最好的發家緻富的方式就是抄,因為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反而高;對于維權企業來說,創新如果不能帶來利潤,維權會虧本,那會導緻所有的企業就不會從事創新和研究開發,大家一起抄,你抄我的、我抄别人的。


這就是為何前幾年我國知識産權維權訴訟發展緩慢的原因之一。


我國各級法院從2018年始,開始逐步提高了對于違法的賠償數額。比如,一個著作權侵權的案件,之前有的法院隻判決賠償300元,我最近代理的一個著作權案件能判決賠償30000元,請别小看這區區30000元,這可已經比低判決提高100倍了。又比如,一個商品類商标的侵權,在之前有的法院隻判賠幾千元,侵權者對賠償數額無關痛癢,盛氣淩人,判賠數額遠遠低于維權企業的基本維權成本,更談不上對于企業經濟利益的保護。但這種情況開始逐漸好轉,今年上半年省内部分法院已經把商品類商标的侵權判賠數額提高到3到4萬元,然後賠償數額還在不斷上升。筆者經辦的一類實用新型的專利侵權案件,曾經最低的時候僅判賠1萬元,但到2017年底判賠金額提高到2萬元,在本月最新的判賠金額達到3萬元。


在西方國家對于知識産權的保護是非常重視的,一旦發生侵權行為,将面臨非常嚴重的結果,所以國家的企業才會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進行技術研發,因為研發創新會帶來高額的利潤。美國、歐洲最近都因為知識産權保護問題與我們國家展開了對知識産權保護激烈的碰撞,我國企業作為被告的知識産權涉外案件也數量大增。在此國際形勢下,作為知識産權維權律師,深感知識産權保護急需加強,對于侵權者進行嚴懲。這就是習近平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創新要成為文化的原因所在。


僅以此文,獻給我國戰鬥在知識産權維權第一線的所有公檢法和律師同仁們,我們均會是知識産權保護的春天下盛開的太陽花。